登录

没有账号?注册账号

注册

姓名
所属单位
手机号码
验证码 发送验证码
设置密码

已有账号?去登陆

以下文章来源于楚健观察 ,作者韩楚健


随着12月1日开始全面参与《2020年上房沟矿区储量动检报告》的编制工作,不得不从前段时间深度参与的数字化矿山项目中抽离出来。至此,我所参与的数字化矿山项目以我对四位监控员的11月月底考核为标志画上了阶段性的句号。按照我的工作惯例,每当完成一项工作时,会及时以书面形式总结、复盘,并和同事交流分享其中的经验和收获。以下是本阶段工作总结的第一篇内容,不妨与大家共读。


1上房沟矿区概况

九月份来到富川之后,如同在三道庄一样,先整体上熟悉了一下该矿区地测采的工作流程。当九月下旬全身心投入数字化矿山项目之时,已是“山明水净夜来霜,数树深红出浅黄”的晚秋之际。国庆期间连着几天天空中飘起了秋雨,细雨绵绵中的富川则显得秋意朦胧,睡意昏沉, 彰显了一种诗意般的美。冬日,当整个矿区覆上皑皑白雪之后,原本就偏远的矿区颇有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”之感。即便如此,对于身为采矿人的我来讲,每当我站在观礼台,眺望远山连绵,夕阳残血之时,依然感觉眼前之景如诗如画,因此我总是不禁庆幸我是画中人。


从矿区最高点拍到的矿区晚秋景


画中的上房沟矿区坐落于世界钼都小镇——冷水镇,当地的经济相对落后,当地居民主要在矿山、选厂等以矿业为主体的公司工作。其中负责开发上房沟矿区的富川公司(洛钼为其控股股东),则容纳了当地不少就业人口。上房沟矿区是以钼为主,伴生有铁、硫、钨、铼等多种有用组分的多金属矿床。矿床规模巨大,探明的钼资源储量已达到73万吨、共生铁矿石量228.90万吨。同时矿床产出受花岗斑岩体内、外接触带控制,矿体由分布于岩体内、外接触带的花岗斑岩、角岩、矽卡岩及蚀变白云石大理岩、变辉长岩等矿热液交代矿化蚀变岩所构成,属于与花岗斑岩有关的热液钼矿成因类型。因此,在上房沟矿区可以看到各种岩性的矿石。


上房沟矿区算是国内极为复杂的多金属矿床,非常具有特殊性。从科研的角度来讲,对于从事地质、成矿研究的科研人员来讲,当属瑰宝之地。同时它历经八年的停产,2019年恢复生产,复产以后要快速适应数字化信息化的时代要求,并重建企业管理制度,对闲置八年之久的职工进行复岗培训,对于管理者和工人本身来说,都是极为严峻的考验。因此,对于刚步入矿业行业的职场新人,乃至对于学地测采专业的高校学生来说,富川是再好不过的“新兵训练营”。


2 合作方迪迈

承担富川数字化矿山建设项目的是我们的合作方——迪迈。迪迈全称“长沙迪迈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”,受篇幅所限,关于迪迈的介绍无法过多描述,在此仅做简单介绍:迪迈是由中南大学王李管教授所创办的、提供数字矿山产品与技术服务的科技公司,并且在此细分领域处于行业领先地位。曾为中国铝业、中国五矿、中国有色、同煤等企业,以及中南大学、北京科技大学、恩菲、长沙有色等高校及科研院所,累计300家机构,提供过技术与服务。今年洛钼也有幸成为了其合作伙伴之一。


听该项目的项目组成员讲:富川的数字化矿山项目是今年迪迈公司高层高度重视的项目,也是近些年来他们投入人力最多项目之一,出发点就在于打造多金属矿山领域的标杆项目,为此迪迈动用了其五大核心部门的众多人力物力,来倾力推动该项目的完成。确实如此,我在参与该项目的过程中也算是和迪迈各个部门的人都有所接触了,自五月份项目开始到12月初,基本上一直有迪迈的技术人员在现场支援;即便有些部门的人没法到现场,打电话或者发微信请教他们技术问题时,也都会在第一时间响应;组织功能开发研讨会,定了什么时间就什么时间,不拖延,不推诿,无论是不是工作日。平心而论,项目组的服务质量和响应速度是该得到高度认可的。


3 富川数字化矿山系统

近年来,随着AI、5G和大数据技术的发展,以及中国工业全面迈向智能化时代步伐的加快,几乎所有采矿人都在谈数字矿山、智能矿山,但数字矿山、智能矿山到底进展几何,哪些技术实现了商用?哪些只是在炒作概念,夺人眼球?这要打一个巨大的问号了。


先简单介绍一下数字化矿山的概念:数字矿山建设的重点是将矿产资源开发过程数字化,实现对资源规划、设计和生产的数字化建模、仿真,并将生产运营过程中的数据汇总、分析,实现数据的集约、协同、共享,并以数据反馈为先导,优化矿山生产运营各个环节的工艺流程,最终实现矿山安全、环保、高效和精细化开采。简而言之,是靠数据驱动提升生产和管理水平,达到降本增效的目的。


洛钼的数字化、智能化矿山算是走在国内外前沿的。洛钼旗下的三道庄矿区凭借5G矿山这一主题,斩获国内许多重量级奖项。19年复产的富川,20年便开始立项建设数字化系统,由此可见公司高层对此非常重视。


富川的数字化矿山系统由“一个中心+五大子系统”组成,如下图所示。一个中心是指数据中心,五大系统是指视频监控系统、数采软件系统、智能调度系统、生产执行(MES)系统、三维可视化系统。具体来说:


富川数字化矿山系统(迪迈公司提供)


一个中心是指数据存储与协同中心,旨在实现从矿山资源规划、开采、配矿、铲装、运输、破碎涵盖金属矿生产全过程的数据收集、存储及协同应用。


五大子系统:

①视频监控系统:实现了采场及各个关键地点的全覆盖,在调度中心可以对整个矿区的每一个角落一览无余,分辨率可以看到矿区工人的人脸,即便摄像头与工人远隔千米。


②数采软件系统:类似于3Dmine,但要比3Dmine的集成度高。该系统涵盖矿山开采过程中主体技术业务,可以实现矿山生产技术数据的存储、集成化显示与应用,实现多种类型空间数据叠加和完全真彩渲染、各视角静态或动态剖切。该系统在上房沟矿区的具体应用主要体现在三维地质建模、地质储量计算、生产计划编制、爆破设计及配矿等环节。


③智能调度系统:该系统的主要功能简而言之是与现场调度员干同一性质的工作,但要比调度员干得更为精细,更为全面,并且实现数据的收集和分析,提高车辆设备运转效率。虽然目前还做不到以系统完全代替人,甚至很长时间内都做不到,但是仍然可以很大程度上减少人为调度决策,靠算法来实现理论上的调度最优解。


④生产执行系统:亦称MES系统,是整个数据流的起点和终点。以生产计划为依据,对矿山基本信息、安全环保、生产计划、生产管理信息、设备管理信息等进行采集和汇总,并且最终自动输出统计报表,根据统计报表的反馈结果对生产计划的执行状态进行调整和修正,从而实现资源合理利用、产量与质量统计分析、达到平衡供矿、优化调度的目的。


⑤三维可视化系统:以矿山资源与开采环境三维可视化和虚拟环境为平台,利用三维GIS、虚拟现实(VR)等技术手段,将矿床地质、爆堆、台阶、运输道路、铲装运设备等开采环境对象及生产工艺过程进行三维数字化建模,实现对矿山生产环境、生产状况、安全监测和设备状态的实时三维展示。


对于三维可视化系统,要多说一句:用这套系统用于高校教学应该会有良好的教学效果,事实上国内很多高校也这样做了。另外,如果能结合真实的、实时的矿山运营场景,请矿上的工程师进行案例教学,则可实现“把矿山搬进教室”的上课体验,如果有高校愿意和富川合作进行类似的教学尝试,我倒是很愿意作为富川的代表推动开展该项工作。


富川数字化建设的框架大体如上所述。虽然该系统也并非完美,仍然存在很多技术难题要持续攻关,但我相信这些技术难题假以时日会被两方的工程师逐一解决掉,并如同三道庄的5G矿山一样,斩获众多重量级奖项。这份信心来源于:一流的企业可以把眼下并非一流的项目做到一流的水平,而洛钼和迪迈正好都是一流的企业。


后记

原本想连载几篇关于富川数字化项目的文章,系统地阐述整套系统的运行方式和技术原理,并以职场新人的视角,分享在此过程中接受的工程性思维训练和综合素质训练,算是对本阶段工作的系统性总结。但12月3日一项突如其来的工作任务,打乱了最近一个半月的工作安排,让原本就紧凑的工作安排变得满满当当,无滴水之隙,因此不得不暂时减少写作时间,关于数字化矿山的主题以后有机会再聊。最后,感谢迪迈的项目组成员在该篇文稿撰写过程中建议和帮助。

祝冬绥

洛钼全球管培生 韩楚健

2020年12月7日于栾川


文章标签:
0
热门文章